(刚加班回来,今天还是四千字一个大章,这几天会尽快梳理思路,大噶见谅!)
 生化危机世界?
 沈锋不由眉毛一挑。
 之前的恶灵病毒危机,其实就属于生化危机了。
 按理说现实之中的生化危机已经解除,为什么还要进入相似的义务世界?
 随后是“生化危机世界”的烈度等级,被标识为“中等”烈度。
 之前的核战废土末世与灰潮末世仅仅是中等偏低烈度末世,“生化危机世界”被标识为“中等”烈度,自然是比那两个末世更加惨烈。
 不过想想之前东京的恶灵病毒瘟疫,本身的惨烈水平和传布速度,确切要比核战废土和灰潮末世更加危险。
 在病毒的作用下,人类文明彻底被毁灭的时光,要快得多。
 他点击了一下光幕,立刻呈现了“生化危机世界”的扼要介绍。
 “恶灵病毒沾染全球之后,人类文明毁于一旦,虚空之主降临,残存的极少数免疫者在地下室和避难所之中苟延残喘,这个世界已经彻底毁灭……”
 果然还是恶灵病毒!
 看样子他起的这个名字,同样得到了“真实末日游戏”体系的认可。
 世界已经彻底毁灭?
 那为什么还要让我进去?
 而且如果虚空之主这种强盛的高维生物已经占据了那个世界,那沈锋基本毫无胜算,基础上露面之后生还的时光就要以秒来倒数了。
 沈锋立刻问道:
 “虚空之主如此强盛,我将如何面对?是否有相应的兵器设备,晋升我的存活几率?”
 有了之前和“真实末日游戏”背后那个存在的简短对话,沈锋此时也敢于向“真实末日游戏”争夺自己的权益了。
 能拿到一点利益是一点,究竟不能打白工。
 “真实末日游戏”血红色的巨眼图标依然清楚,透着不容抗拒的诡异,手环再次一震,现出一段文字:
 “两周之内玩家可自行选择进入,超过两周将强迫进入。”
 那个暗藏在游戏背后的存在并没有答复沈锋的问题。
 被疏忽了……
 沈锋撇撇嘴,正要持续说什么,手环又是一震:
 “由于之前不可名状之物的攻击,游戏体系的能量物资传输功效遭遇限制,无法传输电子类装备和物品(不包含生物机械类装备),请玩家提前做好筹备。”
 随后手环上的光芒猛然暗了下去,仿佛生怕沈锋问什么,到时候答不上来太为难。
 沈锋面色凝重,拍了拍手环,发明实在没什么反映这才作罢。
 随后抬头看向天空,底本还有些有恃无恐的心瞬间沉了下来。
 问题有点严重……
 纳米机械虫,同样属于电子类装备!
 也就是说,他这次前往这个末世义务世界,无法携带任何纳米机械集群,底本作为最强手腕的灰潮,这次基本无法被带过去!
 好在还有一个不包含生物机械类装备的阐明,否则的话沈锋的硅基脑同样也无法进入义务世界,光是一个传输之后,他的头脑就会被撕裂。
 人过去了,半个头脑留在原地,想想就不寒而栗。
 还有两周时光给他做筹备。
 想到这里沈锋反而安静了下来。
 这段时光虽然有了灰潮之后自身的力气放大了千万倍,十分便利,但之前的各种末世义务之中,他可不是靠着灰潮才通过的。
 这次的生化危机末世义务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反而是一件好事,能够锤炼他自身的才能。
 究竟对灰潮发生依附同样有极大的弊病,会让他在危险之中损失警戒。
 这在和那些不可名状的存在的交手之中是致命的。
 想清楚这些之后,沈锋将兜帽戴在头上,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帆船酒店,朝着灯火通明的街道而去,消散在人流之中……
 虽然有了新的义务,但时光还很富余,之前的打算仍然要持续进行。
 对净化学会的反向催眠,仍要持续。
 接下来该去鹰国了……
 ……
 我在……什么处所……
 头好痛……好晕……
 我在哪里……
 伊万诺维奇缓缓睁开眼睛,发明自己正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,四肢都被粗壮的绳索牢牢捆住,全身高低隐隐传来疼痛感。
 特殊是头部,仿佛头脑里被放了一把刀子,疼痛欲裂。
 他晃了晃脑袋,睁大眼睛看明白了周围,那种疼痛和眩晕感才终于减轻了一些。
 放眼望去,这是一个破旧的水泥房间,还有锈迹斑斑的厚重铁门,一扇只有五十公分的方形小窗。
 房间的角落里还堆放着一些汽油桶和木头架子之类的杂物。
 这里好像是一座仓库。
 他本人被捆住手脚,绑在了一个铁架子上。
 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破旧的病号服,还有一些血迹。
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
 到底产生了什么?
 伊万诺维奇尽力回想之前产生的一切,隐隐想起了在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的那场屠戮,以及b-61战术核弹头。
 我们拿到了核弹头……解脱了土**队的围堵……进入了南部群山……
 然后……然后就是……卡万!
 这个混蛋,竟然是个叛徒!
 他杀了霍尔,抓住了我!
 他到底为谁工作?
 俄国人?
 cia?
 还是一直暗藏在背后在中东猖狂牟利的那个东方大国?
 伊万诺维奇想着,同时开端查看绑住手脚的绳索。
 被抓住之后产生了什么……
 对,我被他们蒙上头带了出来……应当……应当就是带到了这里。
 这里到底是什么处所?
 伊万诺维奇想要细心想一想之后产生的事情,却立刻头痛欲裂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头脑里放电一样。
 抬起手背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头部,立刻感到到一阵疼痛,似乎遭遇过重击。
 显然阿萨辛派的这些家伙抓住他之后对他进行了毒打。
 对方应当是一直把他关在了这里,严刑拷打,他到现在才终于恢复了苏醒。
 此时他双手被吊在铁架子上,双脚同样被捆住,基本无法动上一动。
 看似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。
 伊万诺维奇却没有丝毫惶恐。
 他细心察看着周围的环境,同时凝听着外面的声音。
 风透过窗户吹进来,还有树叶被吹动的声音。
 应当是三到四级风,而且外面有树木。
 空气还有些湿润,应当还有……水!
 而且不是河流,这种湿润水平,只有大的湖泊或者海边才有。
 窗台上有些沙粒,仓库之中也有一些渺小的沙粒,这是终年累月被风卷进来的浮尘扬沙。
 他还在中东地域。
 卡万不可能再穿过土国,倒是有可能进入波斯。
 这里应当是里海或者波斯湾邻近的某个处所。
 从连续的风向来看,他是在南岸。
 卡万抓他是有目标的,应当是筹备将他交给某个人或者组织。
 很有可能就是cia或者那个“真实末日游戏”背后的神秘组织。
 波斯湾的概率会更大一些,这边的交通更方便。
 阿曼?
 巴林?
 卡塔尔?
 还是……迪拜?
 伊万诺维奇敏捷剖析着自己所处的地位,同时曲折食指,用指甲在虎口处不停滑动。
 不一会儿的工夫,已经在虎口的一侧大拇指的根部划出了一个小小的口子。
 伊万诺维奇随后不断曲折拇指,让自己的肌肉组织不停蠕动。
 很快,一根比头发丝还细的柔软金属丝已经逐渐从他的伤口中被挤了出来。
 伊万诺维奇用能运动的两根手指捏住金属丝的一头,将这根金属丝从伤口中一节节抽了出来。
 这是一个暗藏在他拇指根部皮肤下的金属团,足足有二十公分长。
 将这东西抽出之后,伊万诺维奇再次用能够运动的两根手指夹住金属丝,开端拉扯着锯手上的绳索。
 这金属丝的两头粗糙,中间部分却极为锋利,很快就将粗壮的绳索锯断,留下了整齐的缺口。
 顾不上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伊万诺维奇运动下手段,再次锯开脚上的绳索,终于获得了自由。
 随后他脱下自己的鞋,光脚敏捷来到墙边,将耳朵贴在窗户下方听着外面的声音。
 有脚步声。
 一个……两个……三个……五个……
 五个人在外面巡逻,还有他们低低的交谈声。
 伊万诺维奇敏捷来到墙角堆放杂物的处所,开端轻手轻脚的寻找能够应用的物质。
 一根断掉的椅子腿,上面还有一根长长的钉子。
 一截电线。
 一个铁质的糖果盒盖。
 破碎的玻璃瓶。
 伊万诺维奇敏捷制作了一些简易工具,贴身藏好,随后再次回到铁架旁。
 猛然踹翻了铁架,发出宏大的声响,自己则趴在地上,依然坚持着被捆绑的姿态,看起来奄奄一息。
 铁架倒地的巨响立刻引来了外面的一阵压低声音的呼喊。
 随后就听到外面传来钥匙插进锁眼的声音,这个小仓库厚重的铁门被打开,几个全副武装戴着黑色面罩的人走了进来。
 看到倒在地上的伊万诺维奇,众人不由又是一阵惊呼,朝他跑了过来,口中则是不停诅咒,显然生怕伊万诺维奇就这么逝世了。
 几人一时光全都伸手去扶铁架和倒在地上的伊万诺维奇,手暂时分开了枪。
 前面两人抓住“奄奄一息”的伊万诺维奇,想要将他扶起。
 下一个瞬间,伊万诺维奇猛然睁开了眼睛,藏在身下的铁钉椅子腿和酒瓶茬子猛然挥舞,一个钉进了左边保卫的左眼,一个割开了右边保卫的喉咙。
 异变突生,在场几名保卫基本没来得及反映,伊万诺维奇已经再次伸手抓住了左边保卫挂在胸前的霰弹枪,调转枪口,猛然扣动扳机。
 “轰!”一声巨响,第三名保卫直接被轰得倒飞出去。
 剩下两名保卫离得较远,见状立刻抓住胸前挂着的冲锋枪开端朝伊万诺维奇射击。
 伊万诺维奇将最前面两人的身材拽到身前,用他们的防弹衣和身材当下这一轮扫射,转眼间最后两名保卫的冲锋枪子弹已经打空!
 不等对方换子弹,伊万诺维奇将最后一发霰弹轰出,直接将一名保卫爆头。
 最后一名保卫狂吼一声,直接拔出腰间匕首冲向伊万诺维奇。
 伊万诺维奇抬手一挡,就听“当”的一声,对方的匕首被他裹在手臂上的铁皮挡下。
 他的另一只手中长长的电线一甩,猛然缠在最后一名保卫的脖子上。
 随后他脚下步伐一错,来到了对方的背后,双手抓住电线的两端,开端拼命往下拽,同时微微弯腰,将那名保卫凌空背起。
 最后这名保卫在伊万诺维奇的背上拼命挣扎,想要将勒在脖子里的电线拽开,却基本没有丝毫可能。
 此时他其实是在和自己的体重抗衡!
 伊万诺维奇面无表情地用力拽着电线,同时看向门口,确保能第一时光发明其他敌人。
 很快,最后那名保卫的挣扎慢了下来,双臂软软的垂下,彻底没有了声息。
 伊万诺维奇又用力颠了几下背上的尸体,确保对方已经逝世透了,这才将对方放了下来。
 随后他赤着脚在房间内游走,飞快地在这些保卫身上找到了兵器弹药和其他的一些设备物质,先灌了一肚子水,吃了口紧缩饼干,随后持续手中的动作。
 又换上了那名被他勒逝世的保卫的衣服和鞋,同时戴上了对方的墨镜,这才端着一柄手枪走出了仓库的门。
 正是早上。
 外面是一片小绿洲,还有沙土,以及一些看起来十分破旧的仓库。
 不远处就是一片海湾。
 那些仓库的墙壁上,有几个怪僻的符号,是一柄剑刺穿心脏。
 看起来像是胡乱涂鸦,伊万诺维奇却清楚,这是阿萨辛派的一个标记。
 显然,他被关在了阿萨辛派的一个机密据点里。
 这里应当是一个很偏僻的据点,平时很少有人来,可能就是阿萨辛派的人绑架索要赎金的时候关押目的的处所。
 伊万诺维奇眼睛一眯。
 这些所谓的天生刺客,实在是有些小看他了……
 墙边竟然就是两辆全地形车和一辆摩托车。
 钥匙就在那几名保卫的身上。
 就在这时,远处隐隐有喧哗声传来,似乎是有人来了。
 伊万诺维奇没有丝毫犹豫,立刻扶起墙边的摩托车骑上去动员起来,将油门加到最大,朝着与海湾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 “哒哒哒……”
 “!”
 一阵阵枪声从身后传来,还有流弹飞过,将他前面的地面打得一片沙尘。
 同时也有引擎的轰鸣声传来。
 显然是有人发明了他,开端了追杀!
 伊万诺维奇此时顾不了许多,猖狂加速,朝着东南方向而去。
 如果他断定不错,迪拜就在不远处,只要进入人群他就安全了!
 就在伊万诺维奇逃跑之后,刚才那些破旧仓库之中的一间里,戴着黑色墨镜的卡万缓缓走了出来,看着伊万诺维奇逃离的身影,缓缓说道:
 “杜鹃……归巢了。” 本站所有小说均起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略你的权益请接洽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